咕噜噜噜

【薛晓/晓薛】狼子 其一



        两只锁灵囊躺在宋岚手心。
        他面前站着一个缥缈的影子,声音不是从喉咙,而是从荒野的碎石中出来。
        “这一个,”影子指着稍显丰满的锁灵囊说,“虽有心机,欺瞒成性,但终归无伤大雅,且于斩杀魔祟有功,到时候被吓一吓,便也够了。”
        宋岚解开那只锁灵囊。一个女子的娇小身影从囊口飘出,向宋岚恭恭敬敬行了礼,却又似有话要说,手舞足蹈比划了一番,最终一字未发,只是揽了袖子,擦拭着眼角。
        姑娘盲哑,宋岚无法,便拍了拍她手背,以作安慰。姑娘点了点头。影子一挥手,她归入尘土,受过三十鞭刑后,魂魄便能完全复原,入轮回,重现于世。
        影子指了指干瘪的那一个。它沉思了许久,许是打不定主意。
        宋岚挽着拂尘,看着它飘忽不定的形象,心有顾虑,不能言说。
        影子终于开口。
        “这一个,”它慢慢道,“浩然正气长存于心,温文尔雅熔铸于身。这等人物,实不多见。”
        宋岚正要松一口气,那影子却突然提高了声音。
        “即便如此,义城上百人性命,确葬于其手。生前杀孽已成,身后道心不稳,不可轻恕!”
        宋岚俯身,如有辩言。影子做了个“打住”的手势,又言:
        “你当知道,若是有赎罪的方式,他……自是愿意的。”
        宋岚沉默片刻,攥紧锁灵囊,向影子行礼。
        锁灵囊内飘出一朵魂魄,隐隐约约有个修长的身形,如同虚弱的烟幕,随时会散入风中。
        宋岚胸口一阵滞涩,了无生气的面容上竟有悲意。他右臂一振,拂尘于空中作七个大字。那残魂或是知晓了其中意思,渐渐收拢,身形一下子明晰起来。
        “晓星尘,你所负杀孽,本应教你散入于地狱火池中。但思及前因后果,便让你偿还九九八十一日杖刑,八八六十四鞭刑,七七四十九日火刑,直至义城冤魂尽数转世……你就可以返回阳间了。”

        对于晓星尘来说,能用疼痛偿还罪孽,已经是极轻的惩罚。
        地狱的酷刑直接施加于魂魄之上,疼痛自是比肉身受损强烈上百倍。何况晓星尘的魂魄并不十分稳固,每一道,都要把魂魄重新打散,正如活生生感受着“碎尸万段”般。
        晓星尘想到了三件事。
        先是阿箐那孩子。虽说她打小吃着苦头长大,但依旧是个体弱的女孩子,恐怕受不了这样的酷刑。他虽满心希望能与阿箐再聚首,但他们受刑的时间正巧错开,地狱里掌罚的阴鬼亦不肯开口调度。好在疼痛终究只是一时,魂魄三日后能重入轮回,对阿箐来说,应当是大好事一件了。
        再是他师侄。据说魏师侄当初受万鬼反噬而死,肉体魂魄全部碎成齑粉,倒是比自己更痛苦。
        最后。
        最后一件事,是突然出现在晓星尘意识中的。
        ……以薛洋的罪孽,也不知他会受到怎样的惩罚。
        自然会是重的。晓星尘这般想的时候,已经不清楚自己怀抱着怎样的感情了。他清楚明白,薛洋无论受到怎样酷刑,都是罪有应得;但,他心中却总有些不安稳,闷闷的,混在一道道灵魂的伤痛中,别有一番难言滋味。
        晓星尘念起“薛洋”这个名字,免不了一阵悲愤,一阵心酸。悲愤是想起他的模样,目光和笑意中总有邪气,又有癫狂,所作所为,把万般恶毒揽了个遍,未及弱冠之年,竟是那样面目可憎;心酸是想起他的声音,那道伪装出来的声音,少年人有些嘶哑的声音,带着无拘无束的朝气,好好的话偏要油嘴滑舌,但又是极讨人喜欢的,像是撒娇似的,像是蜜里调油似的,像是离不开自己似的。
        阴鬼们从一道暗梯爬了上来,各自手中提着一壶滚烫的金红的浆汁。这是最后一关火刑,取自最底层的岩浆,如同从大日深处剜下的灼热,晓星尘还未与其靠近,便觉魂魄一阵烈痛,竟是无论如何忍不住,喉咙中滚出一声低低的呻吟。
        “勿须害怕,你虽罪孽深重,又魂魄不全,但灵魂纯粹得很,义城冤魂亦未要求严惩你,这岩火浆之刑虽然痛苦些,但对你很有些好处。”
        晓星尘一动不能动,只是点了点头。身体被岩火浆浇透,晓星尘额角的冷汗还未来得及流下,便已经被烤干。七七四十九日火刑,痛苦是一日更甚一日。但奇异的是,晓星尘原本黑暗的视野,渐渐明亮了起来。先是黑暗中有灰蒙蒙的一团,晓星尘还以为那是被疼得神志不清下的幻觉;但接下来,那一团灰色蔓延开来,颜色越来越浅,浑浊退去,像被疾风骤雨打乱的湖面渐渐平静……到了最后一个七日,晓星尘睁开眼,已经能完全看清周遭的世界。
        他的眼泪混着最后一些污浊的血,流了下来。
        众鬼有些惊讶,手上的动作都慢了下来。但很快,训练有素的它们又恢复了正常工作。
        晓星尘来不及感受心里头的混乱情绪。他垂首看了眼自己的身体——他的魂魄上爬满金红色的裂痕,但他能够明白,其实是这些岩火浆粘黏着他破碎的三魂六魄,让他能够维持完整的灵魂。
        到了火刑最后一日之时,阴鬼并未像往常一样提着岩火浆而来,反而齐齐上前,将晓星尘小心翼翼地松绑。
        “各位,请问这是……”
        阴鬼作揖,道:“本应有最后一日刑,但现在我们出了些问题,算了半天,只有晓道长可帮这个忙。烦请道长相助,也可抵消这最后一日刑罚。”
        晓星尘道:“贫道愿倾力相助,恳请前辈道来。”
        阴鬼让晓星尘在腰间别了一颗冷珠,带着他走下暗梯。
        “有一邪祟,作恶多端,十恶不赦,本应受大火刑九千九百九十九日,让它尝够痛苦。但……我们发现大火刑对这邪祟没有作用。”
        晓星尘问:“轮回间万千生灵均受地狱管辖,即便跳脱轮回之外的修道之人,陨落之后亦算在轮回内,莫不是……这邪祟和贫道之前的情况相当,魂魄并不完整?”
        阴鬼互相对了一眼,转头又对晓星尘道:“略有区别。”
        “晓道长之前虽魂魄不全,但我们说句不好听的,也不过是个死人而已。若非宋岚那小子以凶煞之身入鬼殿讨了法子,将你俩蕴养在锁灵囊内悉心照料,魂魄的碎片终究会回归我等治辖,只不过不能像现在这样重新凝聚,而是会融进岩火浆罢了。”
        晓星尘闻言,目光闪动,紧接着听另一阴鬼开口:“这邪祟奇怪得很,我们拉他过来时并未察觉不妥,最近发现他对大火刑竟完全免疫,才发现——这邪祟的魂魄,竟然是中空的。”
        晓星尘停下脚步,疑惑道:“中空?魂魄不完整,却让人发现不了?”
        “中空的魂魄无知无觉,压根感受不到痛苦,地狱的刑罚怎么对他起作用!嗨!一查之下才发现,这邪祟先前竟是死过一次的!”
        暗梯的尽头是一片岩火浆,满目望去,尽是暗红发烫的岩浆。烈火像是潜伏在石间的衰草,灼热的火风中夹杂一道猖狂的笑声。晓星尘猛地退后一步,已经复原的眼睛一阵刺痛。
        “哈哈哈哈,你们这帮恶心腌臜的臭玩意儿,对付你爷爷不过就这么俩把式!地狱?日你奶奶的!”
        一阴鬼怒道:“薛洋!你当知道因果报应才是,莫要以为我们找不到法子对付你!继续口出狂言,小心待会儿后悔!”
        “后悔?”薛洋被烙得通红的锁链紧紧捆缚在火池中央,魂魄已经被烧得附上了一层黑色,“你爷爷我还真没后悔过,乖孙倒是教教爷爷,这俩字怎么写啊!”
        阴鬼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呵,我教不了你,让晓道长来罢!”
        薛洋突然安静了。
        晓星尘伫立在池边,双眉轻蹙,眼睛里的光忽闪忽灭。
        其实他们离得还很远,中间隔着那么大的一口池子,隔着一重雾气叠水汽,隔着千千万万尖叫嘶鸣的灵魂,谁也不能把谁看得真切。
        薛洋想,反正他到底和那姓宋的死人才是一路的。
        现在,两个人的魂魄看起来竟有些相似。

        一个薛洋薄得像纸,一个晓星尘脆得像瓷。

评论(8)

热度(1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