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噜噜噜

【薛晓/晓薛】狼子 其四(完)




       依然是雪,无边无际的雪。晓星尘看不见东西,但能感觉到冷,这种冷从裸露的每一寸皮肤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“咦”了一声。修真之人不知寒暑,这透骨的冰冷不同寻常,且有些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   “阿箐,这里是怎么回事?”他向身后藏着的小姑娘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阿箐入门不久,修为和晓星尘完全不能比,所以除了此处气温低得过分外,并没有察觉到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呀师叔!就是冷得过分,我皮肤都干了!”阿箐说着话,口中呼出一团团白汽,“不要脸前辈留给你的符还没用过呢,要不要用用看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么能说前辈不要脸呢?”晓星尘叹了口气,“此地不同寻常,你帮我拿一张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阿箐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张黄符,掐了一个火诀点燃,放在一盏提灯中。那火光透过了晓星尘的白瞳,给他黑暗的世界照亮了小小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怎么样?”阿箐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忍不住笑了:“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阿箐感叹道:“那我以后就不骂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“诶,师叔你把我发型弄乱了。我又不小了。”阿箐嘟囔道,“师叔你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看见一片茫茫的雪原,北风呼啸,几乎能掀起一层雪皮。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。他当然只能看到一片白色,但这单调的白色却美得让他心魂俱震。

       阿箐拉了拉他的袖子。晓星尘复又低下头,在雪地里仔细地寻找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里。”晓星尘用拂尘一点,一道金光直直射向雪地的某处。阿箐欢呼一声,提起木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可小心一点。”晓星尘担忧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没事儿!”阿箐用木剑挖着雪坑,虽然看似凌乱,但实际却别有一番奇妙功法。

挖了二尺左右,她突然抛开木剑,手飞快地一抓,竟抓出一条一指长的小蛇。

       “师叔,我抓到啦!”阿箐从坑底跳了上来,“那我们回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点了点头。这段时间以来的紧张和亢奋慢慢平复了下来,笑容却怎么也藏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但当他转身之后,却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“师叔?”

       “阿箐,你等一下。”晓星尘止住她的脚步,“雪下有异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什么?”阿箐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揽袖捂住口鼻,向前跨了三步,拂尘一扫,刮去厚厚一层雪。

       在这片雪地下,竟有干涸了的大片血迹。阿箐不小心叫出声音,又赶忙捂住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小心翼翼地扫开雪堆,里面竟趴着一只母狼,身体已经完全僵硬,但它身下却还有一只受伤的狼崽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掰开母狼的尸体,把狼崽抱了起来。阿箐在附近搜寻片刻,也发现了大量狼尸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里之前恐怕有两支狼群发生了争斗,结果天降大雪,跑得慢的、受伤动不了的就被埋在了雪底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母狼受伤重,自知活不下去,就用身体护住了幼崽。幼崽在母亲身上咬开了一道口子,靠母亲的血苟延残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天降瑞雪本该是吉兆,但此处血光浓厚,竟然积攒起了阴气……”阿箐跟着分析道,“所以这里才冷得要命!”

       “阴气不除,这里以后恐怕会闹灾。阿箐,这次度化就由你来吧。”晓星尘将狼崽拢在自己的衣袍中,“我帮子琛看看你修习得如何。”

       阿箐不情愿地“啊”了一声:“那师叔你在我师父面前一定要说点好话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阿箐虽时常耍小聪明偷懒,但天资聪颖,加上宋岚平时教导徒弟十分严格,大范围清除阴气虽然有些困难,但总归还是让她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抱着狼崽,阿箐收着雪灵蛇,御剑回到道观。道观门口有一白衣男子,晓星尘见到后忙带阿箐下剑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还没有开口,含光君便答道:“他此时应在厨房。”他去集市买辣椒,也是刚刚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阿箐大叫一声“糟糕”:“是谁把不……魏前辈放进厨房的!大师姐我非打死他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拉了她一把:“那你还不快去把雪灵蛇给他?”

       阿箐急急忙忙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含光君看了一眼晓星尘怀中的狼崽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笑道:“含光君放心,我定不会让它出现在魏师侄看得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含光君拱手: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夷陵老祖正等着含光君买来辣椒,却等来了阿箐和雪灵蛇。他立马丢下锅铲,欢快地说道:“嘿哟,你们做事效率可真高,这才第三天吧你们就把雪灵蛇找来了,我还在想万一你们找不到,宋道长可就要被我腌入味了。来来来,小姑娘看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夷陵老祖摸出一把铭文的小刀,手起刀落,剁掉了雪灵蛇的头,阿箐“卧槽”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“别怕别怕,你仔细看看我是怎么处理的,下次可能就是你亲自动手了。”夷陵老祖按住还在抽动的蛇身,手腕一翻,刀子划开蛇肉,挑出一根晶莹剔透的蛇筋。

       他把蛇丢进水槽里,嘱咐旁边一脸呆滞的伙夫炖一锅酸辣蛇汤,捏着血淋淋的蛇筋,和一脸铁青的阿箐离开厨房,去了宋岚的房间。

 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将提灯搁在床头,将狼崽在腿上摆正。他在狼崽的嘴里放了一颗丹丸,仔细地给它做了清理,上了药。

       狼崽已经在晓星尘怀里暖暖地睡了一觉,这时候醒过来,只看见一只白皙的手腕朝它伸了过来。它想也不想,张口咬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有些讶异,没有想到这狼崽伤也还没有好,却还存了一份咬人的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而且力气如此之大,竟在晓星尘手腕咬出两个血孔。温热的血液顺着小臂,流进了白色的衣袖,晕出鲜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另一只手捏住狼吻,小心地把狼崽的嘴卸下。那狼崽舔了舔嘴边的血液,眼中是掩饰不了的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按着它,一边抚摸它:“没事,没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狼崽喷了几个响鼻,四肢胡乱挣动一番。一不小心又扯裂了伤口,痛得呜呜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没法,只好用指法点晕了它,重新给它上药。而后将它裹在自己的被褥里,换了身干净衣物,提了灯去看望宋子琛。

       他刚进房门,就发觉挚友的心情并不愉悦。宋岚按照魏无羡的嘱咐,在口中含了三日药酒,这会儿魏无羡又不知用什么药液、在什么东西的薄皮上画了符,当着他的面拿一根血淋淋的筋穿进针孔……晓星尘看他的洁癖都要犯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来来来,宋道长,把酒先吐掉。好,嘴张开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魏无羡拿刀把宋岚的嘴朝两边割开:“仰头仰头,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宋岚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,魏无羡看着有些想笑,就说:“宋道长还是闭眼吧,我怕你看得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宋岚照做,阿箐也想闭眼,但魏无羡不许,说以后有什么磕磕碰碰,是要阿箐这个徒弟动手的。阿箐只好看着,捂着嘴防止自己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魏无羡在皮里放入乌漆墨黑的填充物,叠成舌状,以蛇筋充线,把这一条假舌头慢慢缝进宋岚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“行了,”魏无羡把宋岚的嘴复原,“你动动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宋岚动了动舌头,舔过牙齿和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“感……激不……尽。”宋岚磕磕碰碰地说,又看向晓星尘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笑了:“挺好的,就是……有一点奇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多跟着阿箐练绕口令啊,”魏无羡说,“二哥哥,过来帮我擦个手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蓝忘机掏出干净的手帕,仔仔细细帮他擦手。

       宋岚盯着晓星尘手上提着的灯,问:“这个……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答道:“有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宋岚道:“……不方……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魏无羡听了,从蓝湛怀里抬起头来说:“这不是应个急嘛,小师叔目不能视源自魂魄缺损,这可不容易找到替代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道:“找不到也没关系,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。”他又笑了一下,“只是要时常麻烦师侄花费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魏无羡摆摆手:“这算什么!反正明天我们得回姑苏住一个月,刚好有空给你多储备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众人又交谈一番后,差不多到了饭点。虽说这里除了阿箐尚未辟谷,其他人都并不是必须吃饭,但大家有心庆贺一番,便都起身前往饭厅。魏无羡想起他还有条小蛇炖在灶上,说要去看看,结果刚一拐弯,就看见晓星尘的屋门破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   正惊奇着,屋内就传来一阵吠吠。魏无羡汗毛倒竖,熟练地爬到蓝忘机身上:“狗狗狗狗狗叫!”

       蓝忘机看向晓星尘:“是你那只狼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抱歉,我没想到它这个时候会醒。”晓星尘面带愧色。

       宋岚问道:“狼?”

       阿箐嚷嚷道:“是师叔在雪山捡的小崽子,两族相争中受了伤,它大半条命都快没了,师叔就说要带回来治疗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哦,狼啊,”魏无羡稍微松了一口气,但还是抱紧蓝忘机的脖子不肯下来,“狼崽子可不好养,特别是这种见了血的。若是从来没有见识过血腥也就罢了,一旦开了荤,它们就像一缸清水里倒了墨一般,彻底干净不了,养个好几年,照样见谁咬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晓星尘无奈道,“但没办法放着不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只是魏无羡料得太准,那只狼崽竟冲破了屋门,没头没脑地跑向众人。魏无羡头皮发麻,几乎把腿抬到了蓝忘机胸前:“蓝湛蓝湛走走走!”

       可那狼崽甚至不畏惧蓝忘机,只是跌跌撞撞地扑过来,张口就要咬人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忙上前拦了一下。狼崽撞倒了他的灯,符咒连同灯台一起散了架。

       阿箐大叫了一声。晓星尘眼前一暗,视力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但,却反而将其他东西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紧紧搂住不安分的小狼崽。他看得清清楚楚,那的确是狼崽的魂魄——和它的毛皮一样,是一种淡淡的灰色,而在魂魄脖颈的位置,却有一只明亮的光环,光环上延伸出一条红线,一直延伸到他的手腕上,被狼崽咬穿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狼崽在他怀中挣扎,像是打定主意要去啃忘羡二人一口,却独独不敢伤到晓星尘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迷茫地拍着它的背脊。

       蓝忘机背着魏无羡退了几大步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师叔,你、你让它回去试试看!”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听见魏无羡有些颤抖的声音,摸了摸狼崽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回去……回床上去躺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和狼崽之间的红线闪了闪,狼崽不忿地尖啸一声,头也不回地跳进屋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有意思了。”魏无羡圈在蓝忘机身上,躲得远远的,“小师叔你对它做了什么?还是它对你做了什么?看起来,它就算疯了癫了,也不能越过你——你什么时候把它‘拴’住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灵宠?”宋岚皱起眉头,“可以看家……护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的。”晓星尘心中默默地说,“是一个我从未想过会见到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。在其他人眼里,他睁着那双没有用处的眼睛,隔着一扇坏掉的木门,望着屋里那只躁动不安的狼崽。

       他会纠缠下去。区区地狱……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但又是为了什么呢?要地狱焚烧的烈火,要轮回洗刷的痛苦,要狂风里最冰冷的雪。

       相看两厌,却又忍不住要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失明的白瞳,看着薛洋的眼睛。






终于写完了……全文一万多字,我这辈子没写过这么长的同人。

每次更新都比前面更长一点,期间还干掉三千字的论文。

看起来有点烂尾对不对?我也这么觉得。但我写的时候没有大纲,所以有些设置不大对。比如说薛洋是一缸清水,不被沾染污秽还好,一旦倒入墨水就会彻底污浊救不回来,这段本想让阴鬼在地狱里说的,解释一下我怎么理解秀秀说薛洋不会被感化的事情……结果我忘了写,只好让老祖来救场了OTZ。

魔道祖师爷超级好用,哪里需要往哪儿搬(。

最终的HE是,晓星尘当初还给薛洋魂魄时,也牺牲了自己的一部分,结果这一部分变成了两人切不断的联系,又被薛洋咬出来的血激发,所以虽然这一世的薛洋见了血光,骨子里的坏是改不了的,但晓星尘可以看好他,不让他作乱,就像牵着大型犬一样(。以后说不定还能成精(。

现在看看也不知道怎么补救,诶,看缘分吧。

超喜欢看你们给我的评论(虽然只有几条),看到你们夸我、说虐,我都一视同仁地……感到愉♂悦

谢谢大家了哈(づ ̄ 3 ̄)づ


 

 


评论(13)

热度(8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