咕噜噜噜

【薛晓/晓薛】邀明月



《狼子》成精番外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独自坐在桌边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也不能说“独自”。

       一匹狼慵懒地趴在他腿上,打出一个大大的呵欠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夹了一块排骨喂它。狼睁开眼,动了动耳朵,舌头一卷,勉为其难地把排骨吃进嘴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狼的伤早就好透,也会自己觅食。但晓星尘却不肯放它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它就和魏无羡说的那样坏。还半死不活的时候就敢向含光君呲牙,半年大的时候敢和屠夫抢鸡,晓星尘一没看住它就到处咬人。这样的狼,即便放回野外,只怕也会为害一方,最后落个被村民乱棍打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留下它,但江宗主那套训狗的法子对它无用。它聪明极了,知道怎么惹怒周遭的人之后全身而退。晓星尘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只能拿仙器将它套住,牵在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连早课讲经的时候都带在身边。狼看到那群鲜鲜嫩嫩的小孩子,总是坐立不安地在晓星尘身边踱步。于是晓星尘后来就把它按在腿上,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皮毛安抚它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晓星尘名声响亮起来。仙家自然不把区区小狼放在眼里,但寻常百姓却觉得神奇,管他叫做“护山仙人”,乡野村夫进山打猎前,都会给他的挂像上一段香以求平安,还要念一句词:“护山仙人驭狼来,求得山中好平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宋岚带阿箐历练归来,和晓星尘讲起这件事,笑得晓星尘把头埋进狼毛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后来人们再也没见过护山仙人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还是照旧,每隔一段时间便下山锄奸卫道,只是再也没有一匹狼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它在晓星尘身边呆了几十年,竟然也开了智,成精化形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它化形化得并不突然。

       它开智得早。晓星尘发现后,喂了它一颗助修行的丹药。

       这种丹药,寻常世家都拿来喂小孩儿,所以炼制成了微甜的口感。

       狼头一次吃到甜味,几乎疯魔了。每天就在晓星尘的床铺上打滚,晓星尘不喂它吃颗甜丹,就把头埋在晓星尘颈项,发出委屈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无奈地叹了口气,弹了弹它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么爱吃甜,你到底像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狼眨了眨眼,伸出舌头舔了晓星尘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这么每天喂下来,连宋岚都能闻到狼体内那股澎湃的灵力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再这么喂下去,它都要比魏无羡先结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只是笑着说:“就当养个小孩吧,这么宠着,倒是比以前乖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但它修行的速度非常慢,比寻常妖怪多了不少门槛。晓星尘去问了夷陵老祖,对方不敢靠近,远远望了一眼说:“恐怕是天道排斥。勿须多管,能成的,终究能成。”说完还要亲亲身边的人,道一声:“如同有情人终成眷属。”

       于是便安心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一阵子,晓星尘在书房阅卷,狼踮起后足,前肢搭在他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翻了一页,忽觉狼足似乎长了许多,也光滑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少年人把脸贴了上来,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耳廓,甜滋滋地叫了一声“道长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那一阵子,宋岚每天都要发会儿疯。

       少年一头骂着宋岚,爪子也不收好,到处乱挠,转头又和晓星尘说宋岚欺负他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只能劝,劝宋岚放宽心,劝少年要收敛。

       阿箐也不是很喜欢他,因为他化了形,照样茹毛饮血,有时候还把猎物身上的毛丢在她院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阿箐很不服气,觉得有了他,师叔都不怎么宠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他就歪在石墩上,毛绒尾巴甩来甩去,还在石头上磨爪子。

       “谁让我小呢,你合该让让我呀。”他笑起来就露出小犬牙,一双耳朵竖在头顶,天真无邪的脸上,眼睛却闪着猛兽的邪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下山的时候,他自然也是要跟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拍了拍他的头顶,他便乖巧地把尾巴耳朵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刚成精,他胸口一腔血性,带着笑看着路过的每一个人,不时舔一舔牙。

       夜猎的时候也很积极。他跟在晓星尘身后,猎杀的速度却异常的快、异常的凶狠。

       一不小心就露出狼身,狼瞳中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察觉不妥,指尖星光闪烁,存在于两人之间的枷锁于虚空中发出哐当响声。他横卧在地上,看着晓星尘矗立在一侧。

       他的眼神里有复杂的东西。是狂?是恨?是恐惧?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心里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这应该是地狱里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安地在地上磨动双爪。

       晓星尘什么也没说,甚至连剑也没有举起来,只是脚步轻缓地靠近了。

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晓星尘是知道的:薛洋什么都不会忘。

      “薛洋。”晓星尘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薛洋趴在地上,不知道是不是气极了,眼眶竟有一些泛红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啊,晓星尘朝他伸出了手,小心翼翼地、温柔地将他从尘土里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走了。”晓星尘说,“客栈里今天晚上煮元宵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十五的圆月安稳地嵌在空中。




我也觉得狼妖少年洋洋很可爱,但写不出万分之一。

虽然现在说有点晚,但我之前设定晓星尘现在的身体是用月光做的

月光……狼……挺配的嘛……

但晚上洋洋真的不会对小星星来一段激昂的狼嚎吗(。


另外这次我换了BGM,原本是《杨柳》,这次是王三溥的《永远II》

超切题的对不对!!

就是换了音乐写出来的节奏也不大一样了_(:з」∠)_



评论(8)

热度(87)